南京工程学院报
上一版下一版PDF
下载

以爱之名,抚平时光褶皱

本报记者  未知   放大 缩小

    沙漏里的沙不知疲倦地掉落着,来来回回,反反复复。生命原是一片洁白的圣地,是光阴,让它有了颜色,开出一片片繁盛的花。时光的手是绝情的,她抚过的地方必将留下难以覆灭的痕迹,任谁都抚平不了,除了爱。

(一)风酥·雨忆

    又到了一个让人慵懒的五月,送走了温婉的“人间四月天”,南方的梅雨季悄然而至。

五月的风是暖暖酥酥的,南方的风却注定要裹携着丝丝清雨,时而连绵,时而滴答,落在窗棂,敲打人心。望着窗外的烟雨濛濛,对着行人挡雨的伞,不禁想起了小时候遇到下雨的天气,总是趴在爸爸或妈妈的背上,撑一把伞,遮住了整个天空,也罩住了童年爱的回忆。

    生在北方,不多雨,但下起来也恼人。那时候,总也不懂为什么大人们不喜欢下雨,却一味贪婪下雨了坐在自行车后座藏在大人雨衣里的感觉,黑乎乎的,一直在猜车子骑到了什么地方。而今明白了雨天路滑车子难骑的缘故,也懂得了爸爸妈妈那份小心翼翼和时不时伸手抓一抓我的用意了。雨水积的水洼,偷偷跑进去踩,欣喜地得到一双雨鞋,盼望着能常下雨。而今,已离家求学三年,童年早已远去,剩下的只是每年不变的雨和丝丝绵绵的回忆。都说父亲的爱是山,巍峨雄壮,屹立不倒;都说母亲的爱是河,又宽又深,绵延不绝。岁月的刻刀留不住山与河,留住的只有说不完道不尽的爱,一丝一缕,萦绕心间。

(二)拂柳·花思

    雨打在湖里,湖边的垂柳和满村繁花静静在一旁观赏,仿佛在冥想昨日的风尘,又可以借雨露清洗一番了。徐志摩说,河畔的金柳,是夕阳中的新娘,那么,是不是新娘也在轻叹,相互陪伴的来之不易呢?

    人是感性的动物。鱼,只有三秒钟的记忆,他们会很快忘记自己游过的地方,接着重复再游一遍。然而,人非草木,也非冷血,一生中会遇见许许多多的人,会深深陷入情网中,难以自拔。“小山重叠金明灭,鬓云欲度香腮雪”。这是期许,是柔情,才会有“双双金鹧鸪”的结局。黛玉葬花,她埋葬的是她自己的芳魂,却无时无刻不向往着自己的那段姻缘能够完满。崔莺莺是个勇敢的女子,没有她的作为,也成就不出一曲《牡丹亭》。孟姜女哭倒了长城,杜十娘沉了她的一切,其实并非是薄情寡义之人良心丧尽,而是用情之深,足以撼天动地。

    “高山流水”是情怀,“松竹梅岁寒三友”是豪迈,但“对镜贴花黄”并非是狭隘,“何当共剪西窗烛”也不是颓靡。深邃的爱是生命卷轶上的一抹重彩,他是一味良药,可以治愈无尽伤痛。

(三)踏青·咏记

    如果要概括生命的涵义,“幸福”和“苦痛”还远远不止,或许更多的“平淡”会占去光阴大半。可是,不代表人生都会像白开水,不同的生命,走不同的路,人们总要在交错中,在四季轮回里,从平行线到交集,置身在路途旁青青的风景中,以爱之名,滋润心田。

    没有人是一座独立存在的孤岛。米兰·昆德拉在《生命不能承受之轻》中提到过“生活在别处”的话题,的确,人在前进的路上,总会进入到别人的故事里,也许只是萍水相逢,也许只是惊鸿一瞥,也许只是一个微笑,也许只是一个举手之劳。生活是有情的,人与人之间是可以信任可以拒绝冷漠的。再不愿听到任何冰冷人心的事件,再不想面对着城市里清一色的高楼大厦,去感叹人性温暖被物欲横流所阻隔。

    富有和贫贱是一种刺痛人心的划分方式,但是人性,是与金钱无关的,没有任何灵魂是贫贱的,无论是华丽的耀眼的装饰,还是朴素单纯的装束,一颗高贵的心,才是真正宝贵的。倘若是心灵的绿洲变成了沙漠,那灵魂必将一片贫瘠。

    光阴的故事,在生命的舞台上演。我们每个人都是演员,装扮这不同的角色,有的是在演自己,有的已经戴上了面具。生命是一袭华丽的长袍,如果没有爱,必也狼狈不堪。岁月在城墙上刻下斑斑驳驳,却也可以让流水磨平顽石的棱角,顽石没有情感,人心却相反,若要抚平光阴的褶皱,便须以爱之名。

(本文获我校首届“星火杯”原创文学征文比赛二等奖)

上一篇:无法触碰: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痛 下一篇:清风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