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京工程学-星火副刊
上一版下一版PDF
下载

慎终追远——清明节

本报记者  许雨彤   放大 缩小
 

“梨花风起正清明,游子寻春半出城。”清明节,正是人们寻一份清醒明了,在春天的诗意里慎终追远的节日。

挑一壶好酒,带上亲手码的纸钱,到祖上坟前思念祭拜;叠一朵素白的纸花,带上虔诚敬仰的心情,到烈士陵园回忆他们的苦难与荣光;备一碟冷菜同家人在春风里畅谈,关于过去,关于现在,关于未来……

慎终追远,正是清明的韵味。

慎终者,丧尽其哀;追远者,祭尽其敬。

今日的清明,依然有着祭祀与扫墓的习俗。而慎终追远却是超越形式之上的,正如“天高地迥,觉宇宙之无穷;兴尽悲来,识盈虚之有数”,清明承载着的,是对先祖的感恩,对死亡的敬畏,对生命的悲悯。然而这些年来,许多传统节日也同清明一样,没有逃脱形式化的命运。由祭祖开始的春节、怀念亲情的中秋、纪念爱国精神的端午……这些回归到对先人、历史的纪念的沉思的节日,或多或少都变了样子。

“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。”我们见证着燃放鞭炮习俗的渐渐弱化,猜测着那关于“年”的传说还存在多久。“丙辰中秋,欢饮达旦。”那月光里流淌的思念,却不及一场浪漫电影更催泪。“空惆怅,谁复吊阮湘?”当传统节日只剩下大吃一顿,我们只能遗憾地发现,美丽而浪漫的传统节日,遇到了傲慢而懒惰的时代,一份精神血脉正在悄悄失守。

节,《说文》解释为竹约。约,自我约束的日子,自我停顿的日子,天人合一的日子。中国的节日本就是纵横着历史深沉感,因了文化的底子,才别有一番诗情画意。

以清明为代表的传统节日不当是饮烈酒式的狂欢,它有时是一个民族的根基,失了根的民族就像失了图腾的流浪者。也许,若人们在慎终追远中学会敬畏与怜悯,坚守立国立家的精神支柱,我们的社会便会少一些咀嚼鉴赏他人痛苦的无聊看客,也不会在喧嚣的文化沙漠中愈加乏味与逼仄。

观天之道,执天之行。请慎终追远过清明,学会对自然的敬畏与感恩、对人世的企盼与从容。请登高望远过清明,学会狂阔的心胸与旷达的心态。请以一种虔诚的姿态,将传统节日的文化内涵濡染而内化为一种民族气质。

上一篇:没有上一篇下一篇:似是故人来